全站搜索
产品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一张埋没在尘土中的,已经在腐化的弓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8-01-11 10:28:1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  两个月前,方伯被查出癌晚期,医院下了最后一道通牒:“回家去吧,想吃嘛就吃嘛,想干啥就干啥,多活一天赚一天。”
  
  方伯家里有个小“妻子”,平日里滴水不沾手,比起亲生女儿双倍地宝贝着。
  
  方伯回到家后,自知寿命早有定数,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人敢活到五更,既然回天乏术,也就宽心了。但方伯确有一件事横梗在心腹间,食无味,睡无眠,整日忧心忡忡。
  
  方伯一生风流洒脱,正是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”,一生临尽头,存折里也无半个零头。与前妻生育下几个儿女,也算孝顺,这几年里与小“妻子”快乐生活的一切费用,虽然勉强,但都及时地出着。方伯很清楚,若自己双腿一蹬撒手人寰,对于陪伴在父亲身边多年的这个“小姐姐”,儿女不会再有赡养的责任与行动。小“妻子”除了他,无依无靠,这些年里跟了他,越发娇贵了,连下厨房淘米煮个饭都熟不了,更甭提独自生活了。
  
  在磨心磨力了大半个月后,方伯心一狠,心生出一条绝佳的计策,几天后,在方伯家门口的大马路的边沿,赫然挺立着一根黄澄澄的长形木条,上端嵌着一块脚板厚的方形木板,明眼人一看都说是上好的杉木,且涂了厚厚的一层黄漆,愈发耀眼夺目。方伯又怀抱着一沓崭新的大红纸,请邻里最会写毛笔字的李伯裁了一方纸,上书着遒劲有力的黑汤汤的八个大字:
  
  “转让老婆 分文不取”
  
  在完成了这一项轰动不小的壮举后,方伯磨搓了一阵干枯的双手,终于,饭食也可口了,睡眠也香甜了。
  
  一个礼拜后,远山坳里一个六旬的老光棍来到了方伯家,临别前,方伯拉着小“妻子”的手,动情地告别:“你跟我这些年,我自知待你优厚,现在我今日不知明日死活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你就安心随他去吧,我也能放心闭眼了!”小妻子挥泪而去。
  
  自此以后,方伯独自吃完饭后,都会去大马路上走一走,去邻里间逛一逛,八方四邻都在传说着:“方老头子可真是宅心仁厚啊!”方伯每每听到这句话,都会得意地把头仰得高高的,把干瘪的肚腩使劲地往前撑着,嘴纹里镶着一抹满意的浅笑,远远望去,就像一张埋没在尘土中的,已经在腐化的弓。
文章分类
 
 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09-2018 japanese free pron xvideos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