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产品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7-12-06 10:24:2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  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,多的数不清,许是父亲太过严厉,加上父亲总是太忙,所以小时候记得常常是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干农活,生病的时候也是母亲整日整夜的陪伴,对于母亲的记忆最深。
  
  那个时候爷爷还在世,爷爷奶奶瞧不起我们一家人,觉得我父亲教书是最没出息的事,分家的时候基本是净身出户,没办法,父亲用仅有的一点点工资购买了过年用的一切,那年年三十特别冷,大雪,初一的早晨,睁开眼看见的是白茫茫的大地,就是在那没有院墙也没有爷爷奶奶的雪天,我迎来了新年,那年,我3岁。
  
  后来慢慢长大,问题也越来越多。父亲总是忙于教书,而我有了一个弟弟,母亲不仅要照顾家里的我和弟弟,还要去田里劳作,每天回家都是很晚很晚。那时候我身体很虚弱,常常生病,三天一小病,五天一大病,母亲常常照顾我,有时候整夜不睡觉,抱着我,在那温暖的窑洞温暖的怀抱里我度过了我12岁前的夜晚。
  
  3岁,因为父亲在学校太忙,母亲要去街道加工,没人照顾我和弟弟,只能留在了邻居家(奶奶家,记得很清楚,初秋的一天,早饭后妈妈去的街道),走的时候,妈妈叮嘱,好好玩耍,不要打架,注意安全,没成想,意外还是来了。午后,奶奶要给猪喂食,我和弟弟,还有伯父家的堂弟在玩,猪受到惊吓,把我撞倒在地,起来的时候,右胳膊疼,晚上回家没敢和母亲说,直到半夜疼醒,母亲才知道不对劲,连夜联系了在学校的父亲,检验结果骨折,一小块骨头碎裂,必须手术,后来父母东拼西凑借够了手术费,给我做了手术。胳膊是好了,可五道醒目的疤痕却留下了,留在我的身上,也留在了父母永远的谴责了,我也永远不会忘记那夜父母歇斯底里的吵架声。
  
  5岁,随父亲去了学校。母亲要忙农活,弟弟也要人照顾,爷爷奶奶不待见我和弟弟,所以只能随父亲去学校。刚去,还小,调皮淘气,没少给父亲添乱,其他大些的哥哥姐姐很是照顾我,太过调皮,总是爱捉弄其他孩子,当然是会挨父亲的一顿打骂的。父亲是学校的校长,那几年学生很争气,每次考试,平均成绩在全县都名列前茅,所以学生也越来越多,父亲也越来越忙,白天很少看到父亲休息,所以父亲也很少陪我玩,大多数都是和玩伴们度过的。
  
  小学一年级了,在父亲的督促教诲下,学习还不错,语文、数学都是满分,会背很多的唐诗宋词,学校的其他老师很喜欢我,那是第一次得奖状。回到家的时候,记得母亲看见奖状,哭了,那时候太小,不懂得母亲为什么哭,后来长大,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再后来,每次考试,我的双课成绩都是班里的第一名,奖状贴满了墙壁,现在还在,那笔记本都还保留着,是母亲给我保留的,我也舍不得用。二岁时,开始每天回家,不再留在学校,一是父亲太忙,二是,母亲一个人在家,胆小,不敢过夜。每天放学,我带着弟弟回家,早晨和弟弟又赶往学校,十几里路,到现在我还惊诧我那是那么能走。
  
  记得每天回家,母亲都做好了饭,等着我和弟弟,家常便饭,算不上丰盛,但很可口,每次都吃的特别香,慢慢长大,再也很少懂得其中的味道。
  
  小学,父亲经常和母亲吵架。父亲忙于学校的事物,压力大,有时候回到家了,三言两语,说的不对,就开始和母亲吵架,餐桌、客厅、卧室、院落等等,反正记得父亲回到家里很少笑过,记忆最多的就是严肃的脸,让人看见就害怕。
  
  后来全家随父亲来到了县城,我和弟弟慢慢上了中学,母亲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,开了个小卖铺,记得最多的,是母亲起早贪黑的奔波,四年6个月,我直到初二,才真正体会母亲的不容易。
  
  大学,去了外地,和家人见面很少,基本是一年一次,暑假那短短的一段时间。家里的田里还有庄稼,而父亲忙于学校的工作,初中开始,地里的庄稼都是我和母亲播种收割的,所以,我很珍惜暑假的时间,不仅可以帮母亲分担家务,还可以和母亲聊聊天。大学几年,也是母亲哭的最多的时候,电话那头,传来的除了母亲的问候与唠叨还有母亲的哭泣,是太过想念,也是太过孤独。
  
  慢慢长大,直到现在,有了工作,离开了家,每天下班,或是周末,和母亲打电话的次数都很少了,偶尔两句,大多,讲的只是几句闲语,关心问候母亲的话很少,直到上周五,才上我真正感到心痛。好久不曾回家,周五,请假回去的,母亲听说我要回来,准备了好多吃的,我喜欢的水果和我最喜欢吃的菜与饭,一进门,母亲给了一个拥抱,好久,都不曾松开,我觉得有点不习惯,说了句,妈,好了,我不舒服,母亲转过身,进了厨房,没有说一句话。等桌子上菜都上全了,母亲说了句,今天是我的生日,瞬间我的泪流了下来,母亲记得我的喜欢,而我这么多年不仅没有陪母亲过过一次生日,送她生日礼物也仅仅一次,这慢慢长大了,我和母亲的话也越来越少,很多时候只是让母亲帮我忙着忙那,从来没有关心问候过她,实在心寒。
  
  都说养儿为防老,而我出门在外,却忘了母亲的生日,忘了对母亲的问候与牵挂。年过半百的母亲,任岁月在面孔留下斑斑痕迹,任岁月将秀发偷换成银丝,而我却无能为力。
  
  这无人的夜,写下的是对母亲的记忆,也是我对母亲的愧疚,只能慢慢报答您的养育之恩,报答您的教诲之恩,报答您为我付出的一切。
文章分类
 
 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09-2017 japanese free pron xvideos官网